广州繁华电力器材有限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0-389803
邮箱:service@jugmalag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夏季“电荒”催生日本能源结构变局

编辑:广州繁华电力器材有限  字号:
摘要:夏季“电荒”催生日本能源结构变局
日本政府决定从2011年7月1日起实行限电政策,旨在缓解夏季用电紧张以及东日本大地震后电力短缺的状况。目前,有关电力供应、节电、能源利用结构乃至温室气体减排等成为日本政府及各大媒体讨论的话题之一。

日本的限电政策将持续两月有余

日本政府4月上旬决定,依据《电气事业法》颁布限电令,大宗用户用电量同比削减25%,小宗用户及家庭用电节电目标为15%至20%。随着东京电力电力供应能力的逐步恢复,在随后的5月25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从7月1日起对东京电力和东北电力供电区域内大宗电力用户实施限电令,其用电量将在去年夏季用电高峰基础上调整为削减15%。据悉,所指大宗用户为按照供电合同用电量在500千瓦以上的用户,限电时间为非周末的上午9点至下午8点。东京电力供电区域内限电令自7月1日至9月22日实施,东北电力供电区域内的限电令则实施至9月9日。大宗电力用户如果违反规定将面临罚款,而对于约占三成用电量的普通家庭,日本政府不制订限制条例,而是督促其自主节电。此外,医院、护理机构等不在实施限电令范围之内。

削减15%的用电量是在与去年夏季用电量的基础上测算的。通过与上年度同期电力需求进行比较,日本对今年夏季日本电力供给量进行了预测,预计东京电力管区内的电力需求是6000万kw,而东北电力管区内的电力需求是1480万kw,这是实行限电政策的基准电量。而在东京电力对东北电力最大限度地进行电力支援后,东京电力管区内的供给能力预计为5380万kw(7月末),而东北电力管区内的供给能力是1370万kw(8月末)。据此计算,东京电力管区内必要的电力需求限制率为10.3%,而东北电力管区为7.4%。如果加上今年地震因素的影响以及考虑原有火力发电站连续运转的技术风险,东京电力和东北电力的全部管区内电力需求限制率为15%。

目前,日本政府各省厅均已根据“政府节电基本方针”制定了节电计划,各企业也在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的自主行动计划下纷纷制定并实施了节电计划,尤其是大型企业都纷纷带头节电,并且大都以原来既定的25%的削减量开展节电计划。根据日本经团联的统计,约有543家企业和团体中的约418家将根据政府最初的要求达成25%的节电目标,上述企业数占到了日本大型企业数的80%左右。与此同时,日本的普通市民家庭也自行开展了各种各样的节电活动。根据限电令首日(7月1日)的用电情况来看,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与去年夏季电力使用量相比,东京电力管区削减了约15%,而东北电力管区削减了不到22%。

这次实行的限电政策,是日本上个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第二次限电,上次限制节电目标也是15%。当时的日本以此为契机开发出大量节能技术,此次限电,也必将使一批节能技术得到更为有效的利用,并进一步催生新的节能技术。

能源多样化一时难以实现

在主要国家的能源进口结构中,日本的能源进口依存度是比较高的。2008年的相关统计表明,若包括核电在内,日本的能源进口依存度是82%,不包括核电在内则是96%。可见,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日本的能源供给结构是相当脆弱的。另据2009年度日本资源能源厅的调查,在日本的电力能源结构中,自然能源(风力、太阳能、地热等)提供的电力占1%,水电占8%,核电占29%,火力发电占62%。

从上述两组数据可以看出,日本的能源利用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其一是能源对外依存度大。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能源极度匮乏的国家,目前,日本化石能源80%依赖进口,尤其是石油,90%来自国外,随着日本能源消耗量的不断攀升,日本的能源进口度还将继续增大。

其二是能源多样化问题一时难以得到很好的解决。尽管为了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日本一直在大力推进节能措施和寻求替代性能源,以实现能源的多样化。但是由于能源的分布情况等自然条件以及开发新能源等科学技术水平和成本等因素的制约,使得替代能源的开发和节能意识的普及一时难以跟上能源需求的增长。再加之近年来石油价格下跌,矿物燃料消耗量不断上升,导致节省能源的动机少而又少和替代能源吸引力降低。

其三是核电站问题的出现。日本全国现有14座核电站,共54个核电站机组。1995年,日本政府投资5600亿日元建成的增殖反应堆“文殊号”发生钠泄漏事故被当地居民起诉。2002年年底,东京电力等多家电力相继传出隐瞒核电站事故隐患、篡改核电站检查及检修记录等丑闻。今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及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出现严重的核泄漏事故,更是引发了日本国民乃至国际社会对发展核电的担忧。《东京新闻》6月19日公布的舆论调查结果也表明,8成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应该全面废除日本国内共54个核电站机组。其中,支持废除核电的人中有9%主张“立即实施”,19%的人支持“在各核电站进入定期检修后逐个报废”,而超过半数的54%的被调查者表示“可根据电力情况给予缓冲”,但最终目的仍是“全部报废”。与此相反,认为日本应“维持现状”的被调查者只有14%。另外,对于日本政府此前提出扩大核电规模、即2030年前新增设14个核电站机组的计划,67%的被调查者表示坚决反对,22%的人认为至少应该减少增设数量。两者合计将近9成。而依然支持新增核电计划的只有6%。

借口核电危机,日本欲摆脱减排限制

此次日本实行夏季限电令,其原因在于日本地震后福岛第一核电站受损严重,1~4号机组已报废,5、6号机组报废的可能性也很大。与此同时,基于核电安全性的考虑,日本的所有核电站都处于全面检查中,而在检查期间是要关闭的,因此日本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电力缺口。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日本的电力缺口并不是很大,其理由是许多大型企业都有着很强的内部电力供应能力,例如新日铁除自身用电外还向东京电力供给电力,另外从许多大型企业仍以25%的削减目标也可看出大型企业较强的自我发电能力。但此次限电对一般的中小型企业的影响要更大一些。一些中小企业已发出了反对限电的呼声。之所以强制大宗用户限电和鼓励国民自主节电。其背后还有两层含义。

首先是强调日本的能源和电力危机,借机提高日本国民对发展核电的支持率,为未来发展核电减少阻力。更重要的是借机要求降低国际社会对日本温室气体减排的压力。2010年12月坎昆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日本谈判代表强硬拒绝承担《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减排目标,招致其他与会代表广泛非议。

而在坎昆大会前夕,日本产业界发表一系列声明,明确反对日本在《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到期后继续遵守《议定书》。随后,日本环境省次官南川秀树在泰国曼谷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会议期间曾表示,受福岛核事故影响,日本有必要修改减排25%的中期目标,包括目标数值和达成年限。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也表示,这次大地震影响到日本的方方面面,也包括此前设定的中长期减排目标。这一系列动向引起日本舆论关注。有媒体猜测,日本政府可能想趁势摆脱日本企业界坚决反对的减排25%的中期目标。

总之,此次限电令的实行,不仅会使日本国民早已形成的节电意识进一步提高,同时也将推动日本节能技术和节能设备等的进一步提升。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一契机,也将使日本政府和国民反思和调整自身能源结构的未来走向。日本未来的能源发展趋势将主要表现为如下三个方面。

(一)在确保安全性的前提下,仍将逐步发展核电。据相关统计,日本100万kw的发电站,如果运转一年,其所需的燃料分别是浓缩铀21吨,天然气93万吨;石油146万吨,煤炭221万吨。可见,浓缩铀是最为节省能源的发电方式。在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低以及利用一次性能源发电面临的减排压力下,日本仍离不开核电。据5月7日曝光的日本经济产业省一份有关未来能源政策的内部文件表示,将通过实施紧急安全对策以此确保现有核电站的电力供应;并称2030~2050年实现“全球安全水平最高的核能利用”仍是能源政策的三大支柱之一。

(二)大力发展风力、太阳能等新能源,提高其比重。日本将动员所有资源,打破可再生能源实际运用面临的技术和成本壁垒,力争到本世纪20年代将可再生能源在发电量中所占比例提高至20%。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日本计划到2020年将太阳能发电成本降至目前的1/3,到2030年降至目前的1/6。日本环境省曾在2011年4月对日本今后发展新能源的潜能进行了测算,测算的结果是,在未来日本的电力供给结构中,日本的风力发电最大限度可提高至22%,地热提高至3%,同时进一步削减利用太阳能发电的成本。

(三)进一步提高能源的利用率。首先是化石燃料的利用问题。日本将采用最先进的技术,推动化石燃料的高效利用,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降至国际通行最低标准。与此同时,进一步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日本在工业能源效率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下一个目标是在不损害家庭和社区生活舒适度的前提下提高能源效率。

上一条:电力企业越节能越受限? 下一条:二季度全球清洁能源投资增长27%